世界防治瘧疾日

健康日 瘧疾

1 拼音

shì jiè fáng zhì nuè jí rì

2 英文參考

World Malaria Day

每年的4月25日是世界防治瘧疾日。2013年和今後數年的主題是:投資未來,擊敗瘧疾

2015年世界防治瘧疾日的主題是“投資未來,擊敗瘧疾”。

3 世界防治瘧疾日的由來

世界瘧疾日由世界衛生大會在2007年5月第六十屆會議上設立,旨在推動全球進行瘧疾防治。

在這一天,我們要強調有必要在預防和控制瘧疾方面繼續投資並保持政治承諾。這一天也是一個契機:

  • 受影響地區各國可以相互交經驗並相互支持;
  • 新捐助者可以加入遏制瘧疾全球夥伴關係;
  • 研究和學術機構可以向專家和公衆介紹科學進展;
  • 國際夥伴、公司和基金會可以展示其努力,並思考如何進一步擴大幹預措施。

世衛組織將利用這一計劃闡明瘧疾構成重大衛生挑戰環境下的最佳實踐,並促進各國交流調整並加強控制瘧疾努力的經驗

2008年4月25日爲首個世界瘧疾日。據世界衛生組織報告,全球大約40%的人口受虐疾威脅,每年有3.5億—5億人感染瘧疾,110萬人因瘧疾死亡。每天有3000兒童因患瘧疾而失去生命。發病主要集中在經濟相對落後、交通不便的老、少、邊、窮地區。對全世界大約二分之一的人而言,瘧疾迄今仍是公衆健康所面臨的最嚴重威脅之一。

自2000年以來,全球控制和消除瘧疾的努力已經挽救了約330萬人的生命,並將全球瘧疾死亡率降低42%,非洲降低49%。更多的政治承諾和資金也使全球瘧疾發病率降低25%,非洲降低31%。

但我們尚未實現目標。每年,瘧疾仍會造成約62.7萬人死亡,其中主要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五歲以下兒童。2013年,97個國家發生瘧疾傳播

每年仍有2億多病例,其中大部分從未進行過檢查或登記。正在出現的耐藥和對殺蟲劑的抗性有可能逆轉近年來所取得的成果。

如果全世界想要根據千年發展目標6保持住並加快遏制瘧疾工作的進展,並且確保實現千年發展目標4和5,那麼就迫切需要投入更多資金。

2014年和2015年世界防治瘧疾日的主題是:投資未來,擊敗瘧疾[1]

4 關於瘧疾

瘧疾由一種叫作瘧原蟲寄生蟲引起,通過受感染蚊子的叮咬傳播。這種寄生蟲人體肝臟中繁殖,然後感染紅細胞

瘧疾症狀包括髮燒、頭痛嘔吐,通常在蚊子叮咬後10-15天顯現。如不治療,瘧疾可能中斷對維持生命的重要器官的供血,從而迅速威脅生命。在世界許多地區,這種寄生蟲已經對一些瘧疾藥物具有耐藥性

控制瘧疾的重要干預措施包括:用以青蒿素爲基礎的聯合療法進行迅速和有效的治療;讓有危險的人羣使用經殺蟲劑處理的蚊帳;和用殺蟲劑進行室內殘留噴灑以控制病媒蚊子。

瘧疾是由瘧原蟲寄生蟲所致。這些寄生蟲通過被稱爲“瘧疾病媒”的受感染按蚊叮咬進行人際傳播,主要在黃昏至拂曉期間叮咬。[2]

人類瘧疾有四種類型:

惡性瘧間日瘧最常見。惡性瘧致死率最高。

近年來,還發生了人們因受到諾氏瘧原蟲(東南亞一些森林地區發生的猴瘧疾感染而罹患瘧疾的一些病例。

4.1 瘧疾傳播

瘧疾僅通過按蚊叮咬傳播傳播嚴重程度取決於寄生蟲、病媒、人類宿主環境等有關因素。

世界上約有20種按蚊在當地繁衍成災。所有這些主要病媒物種均在夜間叮咬。按蚊在水中繁殖,每種按蚊有其各自偏愛的繁殖地點,例如有些喜歡在小水窪、稻田和動物踩踏後留下的泥潭等淡水蓄積處滋生。在按蚊生命週期較長(使得寄生蟲有時間在按蚊體內完成發育)和按蚊偏好叮咬人類而不是其它動物的地方,傳播更爲嚴重。例如,非洲病媒按蚊生命週期長,且特別喜歡叮咬人類,這是造成大約90%的全球瘧疾死亡病例集中在非洲的主要原因。

傳播還取決於可能影響蚊蟲數量和存活的氣候條件,例如降雨模式、溫度和溼度等。在許多地方,傳播是季節性的,在雨季中或雨季結束後不久,傳播達到巔峯。在人們對瘧疾沒有多少免疫力或毫無免疫力的地區,如果氣候以及其它環境突然變得利於傳播,可能會出現瘧疾流行情況。另外,如果免疫力低下的人進入瘧疾密集傳播地區(如尋找工作或避難等),也可能會出現疫情。

人類免疫力是另一重要因素,在存在中度或嚴重傳播條件的地區居住的成年人中尤甚。多年接觸會形成一定的免疫力,雖然這並不能完全防護,但它確實會降低感染瘧疾後出現重症的風險。所以,非洲多數死亡病例發生幼童中,而在傳播較少、免疫力低的地區,所有年齡組均面臨風險

4.2 症狀

瘧疾是一種急性發熱疾病。對於無免疫力的人而言,會在受到感染蚊蟲叮咬7天或7天之後(一般是10-15天)出現症狀。最初症狀發熱頭痛寒戰嘔吐)可能較輕,並因此而難以發現是瘧疾。如果不在24小時內予以治療,惡性瘧可能發展成嚴重疾病,並且往往會致命。患有嚴重瘧疾兒童常常出現以下一種或多種病症:嚴重貧血,與代謝性酸中毒相關的呼吸窘迫,或腦型瘧。成人也頻頻出現多臟器病症。在瘧疾流行地區,人們可能產生局部免疫力,導致出現無症狀感染

至於間日瘧卵形瘧,即使患者已經離開瘧疾流行區,仍可能會在初次感染數週至數月後臨牀復發。臨牀復發是由潛伏在肝臟中(而惡性瘧三日瘧則無此現象)被稱爲“休眠體”的類型引起,因此必須在肝臟發作期進行有針對性的專門治療,只有這樣,患者方能痊癒

4.3 易感人羣

全世界約一半人口面臨瘧疾風險。多數瘧疾病例和死亡發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然而,亞洲、拉丁美洲以及情況稍好一些的中東和部分歐洲地區也受到影響。2014年,97個國家和地區有持續性的瘧疾傳播

特定危險人羣包括:

4.4 診斷和治療

早期診斷和治療瘧疾將縮短病情,並避免死亡。這還有助於減少瘧疾傳播

現有的最佳治療方法,特別是惡性瘧治療方法,是以青蒿素爲基礎的聯合療法。

世衛組織建議在治療之前對所有疑似瘧疾病例進行寄生蟲學診斷檢測(使用顯微鏡或快速診斷檢測)予以確診。15分鐘甚至更短的時間之後即可獲得寄生蟲學確診結果。只有在無法進行寄生蟲學診斷的情況下才可考慮僅視症狀加以治療。《瘧疾治療指南(第二版)》中載有更詳細的建議。更新版本將於2015年發表。

4.5 抗瘧藥耐藥性

抗瘧藥耐藥性是一個反覆出現的問題。惡性瘧氯喹磺胺多辛-乙胺嘧啶等前幾代藥物抗藥性在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廣泛出現,破壞了瘧疾控制的努力並顛覆了在兒童存活方面取得的成果。

近年來,在大湄公河次區域的5個國家(柬埔寨、老撾、緬甸、泰國和越南)發現了寄生蟲青蒿素耐藥問題。雖然很多因素會促成耐藥性的出現和傳播,但單一口服青蒿素的使用,即單一療法,被認爲是一項重要誘因。當患者接受以口服青蒿素爲基礎的單一療法時,他們很可能會在瘧疾症狀迅速消失之後而中斷治療。這可導致治療不完整,且此類患者血液中仍會殘存寄生蟲。如果不使用另外一種藥物作爲聯合療法(正如以青蒿素爲基礎的聯合療法那樣)的一部分,這些耐藥性寄生蟲將會存活下來,並通過蚊子傳播給另一個人。

由於至少五年內不會有任何替代性抗瘧藥,如果對青蒿素耐藥性擴散至其它廣大地區,可能會造成極爲嚴重的公共衛生後果。

世衛組織建議對抗瘧藥耐藥性進行常規監測,並協助各國努力加強在這一重要領域的工作。

世衛組織2011年發佈的《控制青蒿素耐藥性全球計劃》中載有更全面的建議。就大湄公河次區域國家而言,世衛組織於2013年發佈了題爲《大湄公河次區域緊急應對青蒿素耐藥性》的區域性行動框架。

4.6 預防

病媒控制是在社區一級減少瘧疾傳播的主要途徑。這也是唯一可將瘧疾傳播率從很高水平降至接近零傳播率的干預措施。

對個體而言,防止蚊蟲叮咬的個人防護措施則是預防瘧疾的第一道防線。

兩種控制病媒措施在許多情況下行之有效。

4.6.1.1 藥浸蚊帳

在公共衛生供應規劃中,最好應提供經長效殺蟲劑處理過的蚊帳。世衛組織建議覆蓋所有面臨風險的人;並且覆蓋到多數地方。通過免費提供經長效殺蟲劑處理過的蚊帳是實現此項目標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因此,每個人每天晚上均應在經長效殺蟲劑處理過的蚊帳內睡眠

4.6.1.2 室內滯留噴灑殺蟲劑

室內滯留噴灑殺蟲劑是迅速減少瘧疾傳播的最有力措施。爲充分發揮其效力,至少應對目標地區80%的房屋進行噴灑。室內噴灑的效力可持續3-6 個月,持續時間取決於所用的殺蟲劑和所噴灑表面的類型。在某些情況下,滴滴涕有效期可以長達9-12個月。正在研製更長效的室內滯留噴灑殺蟲劑,和適合室內滯留噴灑殺蟲劑規劃使用的新型殺蟲劑

可以使用抗瘧藥預防瘧疾。旅行者可以採取藥物預防措施,抑制瘧疾血液感染期,以防罹患瘧疾。世衛組織建議對生活在高傳播地區的孕婦使用磺胺多辛-乙胺嘧啶在頭三個月後每次按期進行產前檢查時進行間歇性預防治療。同樣,對非洲高傳播地區的兒童,建議除在常規疫苗接種外,進行3劑磺胺多辛-乙胺嘧啶間歇性預防治療。

2012年,世衛組織建議,將季節性瘧疾化學預防措施作爲針對非洲薩赫勒次區域一項額外的瘧疾預防戰略。該項戰略包括,在高傳播季節,所有五歲以下兒童每月服用阿莫地喹磺胺多辛-乙胺嘧啶

4.7 殺蟲劑耐藥性

迄今在瘧疾控制方面取得的許多成都是因爲開展了病媒控制。病媒控制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擬除蟲菊酯(用於殺蟲劑)的使用,這是用於目前推薦的經殺蟲劑處理過的蚊帳或經長效殺蟲劑處理過的蚊帳的唯一殺蟲劑類別。最近幾年,許多國家已經出現蚊子對擬除蟲菊酯的耐藥性。在有些地區,已發現對於用於公共衛生的4類殺蟲劑全部出現耐藥性。幸運的是,與耐藥性相關的有效性降低的情況還極少出現,經殺蟲劑處理過的蚊帳和經長效殺蟲劑處理過的蚊帳目前幾乎在所有環境中仍然非常有效。

然而,令人非常擔憂的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和印度。這些國家的特點是瘧疾的高水平傳播和普遍報告發生殺蟲劑耐藥性。開發新型替代性殺蟲劑是首要重點,一些有希望的產品也正在開發當中。研製可用於蚊帳的新型殺蟲劑應尤其作爲重點。

殺蟲劑耐藥性檢測應是各國瘧疾控制工作的一項重要內容,以確保使用最有效的病媒控制方法。在選用室內滯留噴灑殺蟲劑時,應始終根據目標病媒敏感性方面的當地最新數據作出決定。

爲確保及時協調全球應對殺蟲劑耐藥性的威脅,世衛組織已與範圍廣泛的利益攸關方開展合作,制定瘧疾病媒的殺蟲劑耐藥性管理全球計劃,該計劃將於2012年5月發佈。殺蟲劑耐藥性管理全球計劃提出了五大支柱戰略,籲請全球瘧疾防控社會:

4.8 監測

跟蹤瘧疾控制方面的進展屬於一大挑戰。2012年,瘧疾監測系統只能發現全球估計病例數字的約14%。急需建立更加強有力的瘧疾監測系統,以在瘧疾流行地區及時作出有效應對,防止出現疫情和疾病捲土重來情況,跟蹤進展,並使政府和全球瘧疾防控社會擔負起責任。

2012年4月,世衛組織總幹事發佈了瘧疾控制和消除問題全球監測新手冊,並促請疾病流行國家強化瘧疾監測系統。這一點在逐漸擴大瘧疾診斷檢測、治療和監測的大型呼籲中得到了體現,這就是所謂的世衛組織T3行動:檢測、治療、跟蹤。

4.9 消除

瘧疾消除的定義是:在明確的地理區域阻斷由蚊子引起的當地瘧疾傳播,即本地感染零發病率。消滅瘧疾的定義是:全球由特定病原體導致的瘧疾感染發病率永遠降至零;即適用於某一特定種類的瘧疾寄生蟲

根據2013年報告的病例數,55個國家有望將瘧疾發病率減少75%,與世界衛生大會設定的2015年目標相一致。大規模使用世衛組織建議的戰略,採用現有的工具,國家作出堅定承諾,以及與合作伙伴一道採取協調行動,有助於促進更多的國家,尤其是呈低傳播和不穩定傳播的國家,減少疾病負擔並朝着消除瘧疾的方向前進

近年來, 已有4個國家經世衛組織總幹事認證消除了瘧疾:阿拉伯聯合酋長國(2007年),摩洛哥(2010年),土庫曼斯坦(2010年)以及亞美尼亞(2011年)。

4.10 針對瘧疾疫苗

目前沒有獲得許可的針對瘧疾或任何其它人類寄生蟲疫苗。一項被稱爲RTS,S/AS01的針對惡性瘧疾的疫苗研究,現已進入後期階段。這一疫苗已在七個非洲國家的大型臨牀試驗中得到評價,且已提交到歐洲藥品管理局按照第58條實施監管審查。世衛組織的使用建議將取決於大型臨牀試驗的最終結論以及監管審查的正面結果。有關是否將這一疫苗加入現有瘧疾控制工具的建議預計將於2015年出臺。

大約32億人,幾乎半數世界人口,處於罹患瘧疾的危險之中。2013年,約有1.98億例瘧疾病例(不確定範圍爲1.24億至2.83億),和估計58.4萬例瘧疾死亡病例(不確定範圍爲36.7萬人至75.5萬人)。自2000年以來,預防和控制措施的加強已經使全球的瘧疾死亡率降低了47%以上,世衛組織非洲區域已降低54%。

生活在最貧窮國家的人們最容易感染瘧疾。2013年,90%的瘧疾死亡發生在世衛組織非洲區域,絕大多數爲五歲以下兒童

根據2014年12月發佈的最新情況估計,2013年約有1.98億瘧疾病例(不確定範圍爲1.24億至2.83億),有58.4萬人死亡(不確定範圍爲36.7萬至75.5萬人)。自2000年以來,全球瘧疾死亡率已下降47%,世衛組織非洲區域降幅達54%。

大多數死亡發生在非洲兒童中,那裏每分鐘便有一名兒童死於瘧疾。自2000年以來,非洲兒童瘧疾死亡率估計下降了58%。

6 參考資料

  1. ^ [1] 世界衛生組織.2014年世界防治瘧疾日——4月25日
  2. ^ [2] 世界衛生組織.瘧疾
特別提示:本站內容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後再引用。對於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