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T 459—2018 常用血清腫瘤標誌物檢測的臨牀應用和質量管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行業標準 化驗及醫學檢查 衛生標準

目錄

医学百科APP 扫码下载

您的医学知识库 + 健康测试工具

https://www.wiki8.cn/app/

1 拼音

W S / T 4 5 9 — 2 0 1 8 cháng yòng xuè qīng zhǒng liú biāo zhì wù jiǎn cè de lín chuáng yìng yòng hé zhì liàng guǎn lǐ

2 英文參考

Common used serum tumor marker tests:clinical practice and quality management

3 基本信息

ICS 11.100

C 50

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行業標準WS/T 459—2018 常用血清腫瘤標誌物檢測的臨牀應用和質量管理(Common used serum tumor marker tests:clinical practice and quality management)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於2018年12月11日發佈,自2019年06月01日起實施。

4 前言

本標準按照GB/T 1.1-2009給出的規則起草。

本標準起草單位: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山東大學第二醫院、第四軍醫大學附屬西京醫院、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婦產科醫院、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龍華醫院、北京醫院

本標準主要起草人:吳健民、王傳新、郝曉柯、呂時銘、胡曉波、楊振華。

5 引言

自 20 世紀 60 年代,甲胎蛋白(AFP)及癌胚抗原(CEA)被發現並應用於臨牀檢驗後,腫瘤標誌物的概念已被醫學界普遍接受,並受到全世界醫學領域科學家們廣泛重視和研究。目前已知的腫瘤標誌物達上百種,廣大臨牀醫務工作者需要有指導醫療實踐的文件,以適應目前臨牀檢測需要,爲此制定“常用血清腫瘤標誌物檢測的臨牀應用和質量管理”。

6 標準正文

常用血清腫瘤標誌物檢測的臨牀應用和質量管理

6.1 1 範圍

本標準規定了常用血清腫瘤標誌物檢測的臨牀應用和質量管理要求。

本標準適用於臨牀實驗室以及研製和生產腫瘤標誌物試劑的單位。

6.2 2 規範性引用文件

下列文件對於本文件的應用是必不可少的。凡是注日期的引用文件,僅注日期的版本適用於本文件。

凡是不注日期的引用文件,其最新版本(包括所有的修改單)適用於本文件。

GB/T 20470 臨牀實驗室室間質量評價要求

WS/T 414 室間質量評價結果應用指南

WS/T 420 臨牀實驗室對商品定量試劑盒分析性能驗證

WS/T 460 前列腺特異性抗原檢測前列腺癌臨牀應用

WS/T 492 臨牀檢驗定量測定項目精密度正確度性能驗證

6.3 3 術語和定義

下列術語和定義適用於本文件

3.1

腫瘤標誌物 tumor marker;TM

惡性腫瘤發生和增殖過程中,由腫瘤細胞本身所產生的或是由機體對腫瘤細胞反應而異常產生和(或)升高的,反映腫瘤存在和生長的一類物質,包括蛋白質激素、酶(同工酶)、多胺及癌基因產物等,存在於患者血液體液細胞組織中,可用生物化學免疫學分子生物學方法進行測定,對腫瘤的輔助診斷、鑑別診斷、療效觀察、復發監測以及預後評估具有一定的價值。

3.2

糖類抗原 carbohydrate antigen; CA

利用雜交瘤技術研製出的單克隆抗體所識別的腫瘤特異性大分子糖蛋白類抗原,可分爲兩大類,即高分子粘蛋白腫瘤標誌物(如CA125、CA15-3、CA27-29,CA549等)和血型抗原腫瘤標誌物(如CA19-9、CA50、CA72-4等)。

6.4 4 常用血清腫瘤標誌物的臨牀應用

本文件主要包括甲胎蛋白癌胚抗原神經元特異性烯醇化酶鱗狀細胞癌抗原細胞角蛋白 19片段,胃泌素釋放肽前體,糖類抗原 125,糖類抗原 15-3 和糖類抗原 19-9 在內的 9 個腫瘤標誌物

6.4.1 4.1 甲胎蛋白(α-fetoprotein;AFP)

胎兒發育早期由肝臟卵黃囊合成的一種由 591 個氨基酸組成的糖蛋白,電泳時位於白蛋白和 α1球蛋白之間。新生兒時期 AFP 很高,到 1 歲時降至 10µg/L~20µg/L,在成人血清中 AFP 的含量很低。當肝細胞發生惡性變時,AFP 含量明顯升高,是臨牀上輔助診斷原發性肝癌的重要指標。

6.4.1.1 4.1.1 參考區間

血清AFP檢測的參考區間可因方法、儀器、試劑不同而有不同,因此,各實驗室應根據試劑說明書和臨牀實踐建立自己的參考區間

6.4.1.2 4.1.2 篩查

血清 AFP 聯合肝臟超聲檢查可作爲原發性肝癌高危人羣的篩查。高危人羣乙型肝炎病毒(HBV)和(或)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者、長期酗酒者以及有原發性肝癌家族史者爲主,篩查年齡男性≥40 歲,女性≥50 歲開始,宜每隔 6 個月檢查一次。

6.4.1.3 4.1.3 輔助診斷

4.1.3.1 血清 AFP 是臨牀上輔助診斷原發性肝癌(簡稱肝癌)最常用的腫瘤標誌物。對於血清 AFP≥400μg /L 超過 1 個月,或≥200μg /L 持續 2 個月,在排除妊娠活動肝病生殖胚胎源性腫瘤後,應高度懷疑肝癌,需做 B 超檢查,必要時做 CT/MRI 和活組織檢查等以明確診斷。血清 AFP 對肝癌診斷的陽性率一般爲 70%左右,尚有約 30%的肝癌患者 AFP 檢測陰性,因此,不能僅靠 AFP 來診斷肝癌

4.1.3.2 血清 AFP 升高也可見於生殖胚胎源性腫瘤,如睾丸精原細胞瘤、卵黃囊瘤、惡性畸胎瘤等。還可見於其他惡性腫瘤,如胃癌結直腸癌等。

4.1.3.3 急、慢性肝炎、肝硬化患者血清中 AFP 可出現不同程度的升高,多在 20~200µg/L 之間,一般在 2 個月內隨病情的好轉而逐漸下降。

4.1.3.4 婦女妊娠 3 個月後血清 AFP 可見升高,主要來源於胎兒。孕婦血清中 AFP 異常升高,可見於胎兒神經管缺損、脊柱裂無腦兒等。AFP 可由開放的神經管進入羊水而導致其在羊水中含量異常升高。孕婦血清中 AFP 異常降低,提示胎兒有 Down's 綜合徵風險。因此,孕婦血清羊水中 AFP 濃度監測可用於胎兒神經管缺損和 Down's 綜合徵的產前輔助診斷。

6.4.1.4 4.1.4 預後評估

血清AFP是判斷原發性肝癌預後的重要標誌物,高濃度的血清AFP,提示預後不良。

6.4.1.5 4.1.5 療效和復發監測

4.1.5.1 血清 AFP 測定有助於監測肝癌患者對治療的反應肝癌手術後,血清 AFP 濃度下降到參考區間內,表示手術有效;若血清 AFP 僅有部分下降,表示手術不徹底或已有轉移病竈。

4.1.5.2 血清 AFP 可用於肝癌手術切除後或肝癌患者肝臟移植後的隨訪和復發監測,手術後 2 年內,宜每 3 個月檢測一次,3~5 年內每 6 個月檢測一次。

6.4.2 4.2 癌胚抗原(carcinoembryonic antigen; CEA)

一種結構複雜的酸性糖蛋白,主要存在於成人癌組織以及胎兒的胃腸管組織中,是一種較廣譜的腫瘤標誌物

6.4.2.1 4.2.1 參考區間

血清CEA檢測的參考區間可因方法、儀器、試劑不同而有不同,因此各實驗室應根據試劑說明書和臨牀實踐建立自己的參考區間

6.4.2.2 4.2.2 篩查

血清CEA一般不用於無症狀人羣的腫瘤篩查。

6.4.2.3 4.2.3 輔助診斷

4.2.3.1 血清 CEA 是一種較爲廣譜的腫瘤標誌物。臨牀上可用於結腸癌直腸癌肺癌乳腺癌食道癌、胰腺癌胃癌轉移性肝癌等常見腫瘤的輔助診斷。其他惡性腫瘤甲狀腺髓樣癌、膽管癌、泌尿系惡性腫瘤等也有不同程度的陽性率。

4.2.3.2 妊娠結腸炎、結腸息肉腸道憩室炎、胰腺炎肝硬化、肝炎、肺部良性疾病和心血管疾病等,血清 CEA 也可有不同程度的升高,但陽性的百分率較低。

6.4.2.4 4.2.4 預後評估

血清CEA水平是判斷腫瘤預後的因素之一,血清CEA持續升高,提示預後不良。

6.4.2.5 4.2.5 療效和復發監測

4.2.5.1 治療前有 CEA 升高者,若手術、化療、靶向治療或者免疫治療等有效,血清 CEA 濃度下降到參考區間內;若治療後血清 CEA 僅有部分下降或不下降,表示治療效果不佳。

4.2.5.2 血清 CEA 可用於腫瘤治療後的隨訪和復發監測,一般在治療後 2 年內,宜每 3 個月檢測一次,3~5 年內每 6 個月檢測一次。

6.4.3 4.3 神經元特異性烯醇化酶(neuron specific enolase;NSE)

烯醇化酶根據α,β,γ三個亞基的組分不同,可分爲αα,ββ,γγ,αβ和αγ五種二聚體同功酶。γ亞基主要存在於神經組織,γγ同功酶神經元神經內分泌細胞特有,故命名爲神經元特異性烯醇化酶。NSE是一種酸性蛋白酶,參與糖酵解代謝過程。腫瘤組織糖酵解作用加強,細胞增殖週期加快,細胞內的NSE釋放進入血液增多。起源於神經內分泌組織腫瘤神經細胞瘤和小細胞肺癌(SCLC),血清NSE升高。

6.4.3.1 4.3.1 參考區間

血清 NSE 檢測參考區間可因方法、儀器、試劑不同而有不同,各實驗室應根據試劑說明書和自己的臨牀實踐建立自己的參考區間

6.4.3.2 4.3.2 篩查

血清 NSE 一般不用肺癌的篩查。

6.4.3.3 4.3.3 輔助診斷

4.3.3.1 血清 NSE 是小細胞肺癌(SCLC)首選標誌物之一。小細胞肺癌患者 NSE 水平明顯高於肺腺癌、肺鱗癌、大細胞肺癌等非小細胞肺癌(NSCLC),具有輔助診斷價值。並可用於小細胞肺癌與非小細胞肺癌的鑑別診斷。

4.3.3.2 血清 NSE 也是神經細胞瘤的腫瘤標誌物患者明顯升高,而腎母細胞瘤(Wilms 瘤)患者較少升高,因此,可用於神經細胞瘤與 Wilms 瘤的鑑別診斷。

4.3.3.3 血清 NSE 升高還常見於神經內分泌細胞腫瘤,如嗜鉻細胞瘤甲狀腺髓樣癌、黑色素瘤胰島細胞瘤、視網膜母細胞瘤等。

4.3.3.4 血清 NSE 在某些神經系統疾病和肺部疾病,如腦膜炎肺炎等也可見升高,但陽性的百分率較低。

6.4.3.4 4.3.4 預後評估

血清 NSE 是小細胞肺癌神經細胞瘤的重要預後評估指標。血清 NSE 持續升高,提示預後不良。

6.4.3.5 4.3.5 療效和復發監測

4.3.5.1 血清 NSE 水平可反映小細胞肺癌化療的應答情況,在化療後 24h 至 72h 可發生 NSE 的暫時性升高(腫瘤的消散現象)。化療應答良好的患者血清 NSE 水平會在第一個療程結束後迅速下降。患者NSE 水平的持續升高或暫時性下降均提示治療效果不佳。

4.3.5.2 血清 NSE 可用於小細胞肺癌的隨訪和復發監測。一般在治療後 2 年內,宜每 3 個月檢測一次,3~5 年內每 6 個月檢測一次。

6.4.4 4.4 鱗狀細胞癌抗原(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ntigen; SCC or SCCA)

子宮鱗狀細胞癌組織分離出來的腫瘤相關抗原 TA-4 的亞單位,存在於子宮頸、肺、食道、頭頸部等鱗狀細胞癌胞漿內,是一種檢測鱗狀細胞癌腫瘤標誌物,特異度較高,但靈敏度較低。

6.4.4.1 4.4.1 參考區間

血清SCC檢測的參考區間可因方法、儀器、試劑不同而有不同,各實驗室應根據試劑說明書和臨牀實踐建立自己的參考區間

6.4.4.2 4.4.2 篩查

血清SCC一般不用於宮頸鱗狀細胞癌和肺鱗狀細胞癌的篩查。

6.4.4.3 4.4.3 輔助診斷

4.4.3.1 血清 SCC 是一個主要用於輔助診斷鱗狀細胞癌腫瘤標誌物,在宮頸鱗狀細胞癌、肺鱗狀細胞癌患者血清中會有升高,其濃度隨病情的加重而增高。

4.4.3.2 血清 SCC 在其他惡性腫瘤,如頭頸部上皮細胞癌、食管癌鼻咽癌皮膚癌等也有不同程度的陽性率。

4.4.3.3 血清 SCC 在某些良性疾病,如肝炎、肝硬化肺炎肺結核銀屑病溼疹、腎功能衰竭等,也可有不同程度的升高,但陽性的百分率較低。

6.4.4.4 4.4.4 預後評估

一般認爲血清 SCC 升高是宮頸鱗狀細胞癌和肺鱗狀細胞癌預後不良的危險因素,但目前並不推薦 SCC常規應用於宮頸鱗狀細胞癌和肺鱗狀細胞癌的預後判斷

6.4.4.5 4.4.5 療效和復發監測

4.4.5.1 血清 SCC 升高與宮頸鱗狀細胞癌淋巴結轉移有關,可用於宮頸鱗狀細胞癌個性化治療方案的制定,但目前並不作爲常規應用。

4.4.5.2 血清 SCC 濃度與宮頸鱗狀細胞癌的分期、腫瘤大小腫瘤術後是否有殘留、腫瘤復發和進展等相關,因此可用於宮頸癌的療效評估、隨訪和復發監測

4.4.5.3 血清 SCC 對肺鱗狀細胞癌療效監測有一定價值。

6.4.5 4.5 細胞角蛋白 19 片段(cytokeratin fragment 19;CYFRA 21-1)

細胞角蛋白是上皮細胞結構蛋白質,遍及人類上皮細胞,目前已發現 20 種不同的細胞角蛋白。藉助 2 種單克隆抗體 KS19.1 和 BM19.21,可檢測細胞角蛋白 19(CK19)的一個可溶性片段,稱爲CYFRA21-1,存在於肺癌食管癌等上皮起源的腫瘤細胞中,是檢測非小細胞肺癌(NSCLC)較靈敏的標誌物。

6.4.5.1 4.5.1 參考區間

血清 CYFRA 21-1 檢測參考區間可因方法、儀器、試劑不同而有不同,各實驗室應根據試劑說明書和自己的臨牀實踐建立自己的參考區間

6.4.5.2 4.5.2 篩查

血清 CYFRA 21-1 一般不用肺癌的篩查。

6.4.5.3 4.5.3 輔助診斷

4.5.3.1 血清 CYFRA21-1 是非小細胞肺癌的首選標誌物之一,特別是鱗狀細胞癌,具有輔助診斷價值。

4.5.3.2 血清 CYFRA21-1 在其他惡性腫瘤,如膀胱癌食管癌鼻咽癌卵巢癌子宮頸癌等,也有不同程度的陽性率。

4.5.3.3 血清 CYFRA21-1 在某些良性疾病,如肝炎、肝硬化胰腺炎肺炎肺結核等也可有一定程度的升高,但陽性的百分率較低。腎功能衰竭可導致血清 CYFRA21-1 升高。

6.4.5.4 4.5.4 預後評估

血清 CYFRA21-1 是非小細胞肺癌的重要預後評估指標。血清 CYFRA21-1 持續升高,提示預後不良。

6.4.5.5 4.5.5 療效和復發監測

4.5.5.1 血清 CYFRA21-1 可用於非小細胞肺癌的療效監測,CYFRA21-1 濃度的持續升高提示疾病進展。

4.5.5.2 血清 CYFRA21-1 可用於非小細胞肺癌的隨訪和復發監測。一般在治療後 2 年內,宜每 3 個月檢測一次,3~5 年內每 6 個月檢測一次。

6.4.6 4.6 胃泌素釋放肽前體(pro-gastrin releasing peptide;ProGRP)

胃泌素釋放肽(GRP)廣泛分佈於哺乳動物胃腸、肺和神經細胞。小細胞肺癌(SCLC)具有神經內分泌特徵,癌細胞能合成和釋放 GRP,但由於其在血清中不穩定,易被降解,很難測定其血清濃度。ProGRP是胃泌素釋放肽的前體結構,在血液中較爲穩定。已知 ProGRP 有三種分子結構,其羧基端有一個共同序列區即胃泌素釋放肽前體片斷 31-98(ProGRP-31~98),在血液穩定表達,是檢測細胞肺癌較好的標誌物。

6.4.6.1 4.6.1 參考區間

血清 ProGRP 檢測參考區間可因方法、儀器、試劑不同而有不同,各實驗室應根據試劑說明書和自己的臨牀實踐建立自己的參考區間

6.4.6.2 4.6.2 篩查

血清 ProGRP 一般不用肺癌的篩查。

6.4.6.3 4.6.3 輔助診斷

4.6.3.1 血清 ProGRP 是小細胞肺癌(SCLC)的首選標誌物之一,具有輔助診斷價值。並可用於小細胞肺癌與非小細胞肺癌的鑑別診斷。ProGRP 和 NSE 聯合使用時可提高小細胞肺癌檢測陽性率。

4.6.3.2 血清 ProGRP 升高還可見於某些神經內分泌細胞腫瘤,如甲狀腺髓樣癌。

4.6.3.3 血清 ProGRP 在某些良性疾病,如泌尿系統疾病、呼吸系統疾病等也可有不同程度地升高,但陽性的百分率較低。腎功能衰竭可導致血清 ProGRP 升高。

6.4.6.4 4.6.4 預後評估

血清 ProGRP 是小細胞肺癌的重要預後評估指標。血清 ProGRP 持續升高,提示預後不良。

6.4.6.5 4.6.5 療效和復發監測

4.6.5.1 血清 ProGRP 可用於小細胞肺癌的療效監測,治療後 ProGRP 濃度明顯降低,提示治療有效;若血清 ProGRP 持續升高提示療效不佳。

4.6.5.2 血清 ProGRP 可用於小細胞肺癌的隨訪和復發監測。一般在治療後 2 年內,宜每 3 個月檢測一次,3~5 年內每 6 個月檢測一次。

6.4.7 4.7 糖類抗原 125(carbohydrate antigen 125;CA 125)

一種大分子糖蛋白,是用卵巢漿液性囊腺癌細胞株(OVCA433)作抗原製備的單克隆抗體 OC125所發現的,存在於上皮性卵巢癌組織中,是目前臨牀常用的檢測卵巢癌腫瘤標誌物

6.4.7.1 4.7.1 參考區間

血清CA125檢測的參考區間可因方法、儀器、試劑不同而有不同,各實驗室應根據試劑說明書和臨牀實踐建立自己的參考區間

6.4.7.2 4.7.2 篩查與早期檢測

4.7.2.1 血清 CA125 一般不用於無症狀婦女的卵巢癌篩查。

4.7.2.2 對於有特殊遺傳基因突變卵巢癌家族史的高危人羣,可考慮用血清 CA125 結合陰超聲檢測以早期發現卵巢癌

6.4.7.3 4.7.3 輔助診斷

4.7.3.1 血清 CA125 主要用於卵巢癌,特別是上皮性卵巢癌的輔助診斷。還可作爲絕經後婦女良、惡性盆腔腫瘤的鑑別診斷指標。

4.7.3.2 血清 CA125 在其他惡性腫瘤肺癌胰腺癌結腸癌和其他婦科腫瘤也有一定的陽性率。

4.7.3.3 血清 CA125 在某些良性疾病如子宮內膜異位症慢性盆腔炎腹膜炎卵巢囊腫胰腺炎、肝炎、肝硬化等疾病中也可有不同程度地升高,但陽性的百分率較低。

6.4.7.4 4.7.4 預後評估

血清CA125是判斷卵巢癌預後的因素之一,無論手術前還是手術後,血清CA125持續升高提示預後不良。

6.4.7.5 4.7.5 療效和復發監測

4.7.5.1 血清 CA125 連續檢測可用於卵巢癌化療的療效監測,一般在化療前 2 周內檢測一次,化療期間 2~4 周檢測一次。監測期間 CA125 持續升高提示疾病進展或療效不佳。

4.7.5.2 治療前有血清 CA125 升高者,治療後可用 CA125 進行隨訪監測。一般在治療後 2 年內,宜每2~4 個月檢測一次,3~5 年內每 3~6 個月檢測一次。

6.4.8 4.8 糖類抗原 15-3(carbohydrate antigen 15-3;CA 15-3)

一種大分子糖蛋白,用一對單克隆抗體(MAb115-D8和MAbDF-3)進行雙抗體夾心法來識別,對乳腺癌的輔助診斷有一定的價值。

6.4.8.1 4.8.1 參考區間

血清CA15-3檢測參考區間可因方法、儀器、試劑不同而有不同,各實驗室應根據試劑說明書和臨牀實踐建立自己的參考區間

6.4.8.2 4.8.2 篩查

血清CA15-3一般不用於無症狀人羣的乳腺癌篩查。

6.4.8.3 4.8.3 輔助診斷

4.8.3.1 血清 CA15-3 是一個主要用於乳腺癌輔助診斷的指標,但在乳腺癌的早期陽性率低,乳腺癌晚期和轉移乳腺癌陽性率較高爲 70%~80%。CA15-3 與 CEA 聯合檢測,可提高乳腺癌診斷的敏感性。

4.8.3.2 血清 CA15-3 在其他惡性腫瘤,如肺癌卵巢癌肝癌宮頸癌結腸癌等,也有不同程度的陽性率。

4.8.3.3 血清 CA15-3肝臟、胃腸道、肺、乳腺、卵巢等良性疾病,也可有不同程度地升高,但陽性的百分率較低。

6.4.8.4 4.8.4 預後評估

血清 CA15-3 一般不用乳腺癌的預後判斷

6.4.8.5 4.8.5 療效和復發監測

4.8.5.1 血清 CA15-3影像檢查及臨牀體格檢查一起,可用於乳腺癌患者治療反應監測CA15-3濃度的持續升高提示疾病進展。

4.8.5.2 血清 CA15-3 不常規用於乳腺癌的復發和轉移監測。但手術前有血清 CA15-3 升高者,術後可用 CA15-3 進行隨訪和監測

6.4.9 4.9 糖類抗原 19-9(carbohydrate antigen 19-9;CA 19-9)

一種大分子糖蛋白,屬 Lewis 血型抗原腫瘤標誌物,是用結腸癌細胞株 SW1116 細胞表面分離出來的單唾液酸神經節糖苷脂作爲抗原,製成相應的單克隆抗體 1116-NS-19-9,用此單克隆抗體識別的腫瘤相關抗原即爲 CA19-9,是目前臨牀常用的檢測胰腺癌腫瘤標誌物

6.4.9.1 4.9.1 參考區間

血清 CA19-9 檢測參考區間可因方法、儀器、試劑不同而有不同,各實驗室應根據試劑說明書和臨牀實踐建立自己的參考區間

6.4.9.2 4.9.2 篩查

血清 CA19-9 一般不用胰腺癌的篩查。

6.4.9.3 4.9.3 輔助診斷

4.9.3.1 血清 CA19-9 常用於胰腺,膽道等惡性腫瘤的輔助診斷,但特異性不夠強。CA19-9定值的高低與胰腺癌大小無關,但是高於 10000U/mL 時,幾乎均存在外周轉移

4.9.3.2 血清 CA19-9胃癌結腸癌肝癌也有一定的陽性率。

4.9.3.3 血清 CA19-9 在某些良性疾病如肝炎、胰腺炎、膽管炎、膽囊炎肝硬化等疾病也有不同程度的升高,注意惡性腫瘤鑑別。

4.9.3.4 3%~7%的患者爲 Lewis 抗原陰性血型結構,不表達 CA19-9,因此這些患者 CA19-9 檢測結果常爲陰性

6.4.9.4 4.9.4 預後評估

血清 CA19-9 結合臨牀資料可作爲綜合判斷胰腺癌預後的指標。

6.4.9.5 4.9.5 療效和復發監測

4.9.5.1 血清 CA19-9影像檢查一起,可用於胰腺癌放療、化療的療效監測CA19-9 濃度的持續升高提示疾病進展。

4.9.5.2 血清 CA19-9影像檢查一起,可用於胰腺癌手術切除後的隨訪和復發監測。術後第 1 年,每 3 個月隨訪 1 次;第 2~3 年,每 6 個月隨訪 1 次;之後每年 1 次。

6.4.9.6 4.10 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

見WS/T 460-2015 前列腺特異性抗原檢測前列腺癌臨牀應用

6.5 5 腫瘤標誌物的聯合檢測原則

同一腫瘤或不同類型腫瘤可有一種或幾種血清腫瘤標誌物濃度異常;同一血清腫瘤標誌物可在不同腫瘤中出現。爲提高腫瘤標誌物的輔助診斷價值和確定何種標誌物作爲治療後的隨訪監測指標,可進行腫瘤標誌物聯合檢測,但聯合檢測的指標須經科學分析、嚴格篩選。在上述前提下,合理選擇幾項靈敏度高、特異性能互補的血清腫瘤標誌物進行聯合檢測

6.6 6 腫瘤標誌物檢測質量管理

6.6.1 6.1 分析前階段質量管理

6.6.1.1 6.1.1 腫瘤標誌物檢測的影響因素
6.6.1.1.1 6.1.1.1 標本溶血

血液標本應避免溶血,用於NSE檢測的標本應在血液凝固後60min內進行離心分離出血清,若是抗凝血分離出血漿,以避免存在於紅細胞血小板內的NSE漏出。溶血樣本不能進行NSE檢測。

6.6.1.1.2 6.1.1.2 標本污染

血液標本應避免汗液唾液和呼吸道分泌物的污染標本污染後會使SCC、CEA等濃度升高。CA15-3蛋白酶神經胺酶很敏感,所以標本應避免微生物污染

6.6.1.1.3 6.1.1.3 標本熱處理

血液標本應當避免熱處理(如滅活HIV),熱處理會導致蛋白變性,使結果偏低。

6.6.1.1.4 6.1.1.4 標本反覆凍融

血清血漿標本應避免反覆凍融,因爲反覆凍融會導致抗原變性。融化的標本劇烈震盪會使細胞角蛋白附着在試管壁上,使結果偏低。

6.6.1.1.5 6.1.1.5 生理變化

月經期妊娠早期血清CA125可增高。妊娠期CEA可輕度升高,AFP明顯升高。

6.6.1.1.6 6.1.1.6 疾病狀況

肝腎功能異常、膽道梗阻和炎症感染等均可造成腫瘤標誌物,如CEA、CYFRA 21-1、SCC、ProGRP等濃度增高。肝硬化、慢性活動性肝炎、結核子宮內膜異位症患者CA125可升高。膽汁淤積能導致血清CA19-9濃度增高。

6.6.1.1.7 6.1.1.7 不良嗜好

吸菸者中約有33%的人可見CEA輕度升高。

6.6.1.1.8 6.1.1.8 藥物治療

化療可使腫瘤標誌物一過性增高。用單克隆抗體和動物免疫血清治療過的患者腫瘤標誌物可能會出現假性升高。

6.6.1.2 6.1.2 血液標本的採集和保存

血液標本採集應在臨牀診療操作前進行。血清血漿標本都適用於大多數腫瘤標誌物檢測血液標本採集後應儘快分離血清血漿,並置2~8℃冰箱冷藏,冷藏不超過24h,不能在24h內檢測標本,應貯存於-20℃冰箱內,需長期貯存的標本應置於-70℃冰箱。

6.7 6.2 腫瘤標誌物檢測注意事項和質量控制

6.2.1 腫瘤標誌物檢測方法很多,包括放射免疫測定法、酶聯免疫測定法、化學發光免疫測定法等。採用的方法不同、試劑不同,結果會有差異。在腫瘤標誌物連續檢測判斷療效或復發監測時應使用同一檢測系統進行,以保證測定結果的可比性

6.2.2 腫瘤標誌物檢測使用的儀器和試劑應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部門的批准。

6.2.3 腫瘤標誌物檢測應按照製造廠商提供的說明書進行規範化操作。

6.2.4 腫瘤標誌物檢測變異係數期望值爲:批內變異係數<5%, 批間變異係數<10%。

6.2.5 腫瘤標誌物檢測干擾因素: 包括交叉反應, 攜帶污染(carry-over), 鉤狀效應(hook effect),嗜異抗體等,這些因素會導致結果的假性升高或降低,要注意識別和排除。

6.2.6 爲保證腫瘤標誌物檢測的質量,實驗室要做好室內質控,堅持作室內質控圖。室內質控應包括低值和高值兩個水平的質控物,其濃度應符合臨牀應用的要求。

6.2.7 爲提高腫瘤標誌物檢測的質量,實驗室應按 GB/T 20470 和 WS/T 414 的要求,每年向省級或省級以上室間質量評價計劃組織者申請參加腫瘤標誌物室間質評,並根據室間質評的建議來改進工作。

6.2.8 爲保證腫瘤標誌物檢測結果的準確性,實驗室應按 WS/T 420 和 WS/T 492 要求,對腫瘤標誌物分析系統進行性能驗證性能指標應至少包括精密度正確度測量區間,並達到儀器和試劑製造商的出廠標準,以保證腫瘤標誌物臨牀檢測需要

6.7.1 6.3 腫瘤標誌物檢測後報告的注意事項

6.3.1 實驗室應加強與臨牀醫生的交流與溝通,並告知醫生,單一腫瘤標誌物升高,不能作爲腫瘤是否存在的證據,而應與其它檢查相結合。強調此結果不能與其它方法所測定的結果互換。

6.3.2 單次檢測結果升高不能用於腫瘤復發的診斷,應在一個月內再檢測一次。

6.3.3 實驗室應儘量避免更換腫瘤標誌物檢測方法,如果有方法改變,需告知臨牀醫生。

6.3.4 腫瘤標誌物參考區間可因方法、儀器、試劑不同而有不同,各實驗室應根據試劑說明書和臨牀實踐建立自己的參考區間

6.3.5 腫瘤標誌物檢測報告應包括以下信息

a) 檢測實驗室和檢測項目的名稱;

b) 檢測的儀器、方法和試劑;

c) 本實驗室使用的參考區間和國際單位;

d) 標本種類、標本採集時間、檢測時間、報告時間等。

7 參考文獻

[1] Sturgeon CM, Duffy MJ, Hofmann BR, et al. National Academy of Clinical Biochemistry Laboratory Medicine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use of tumor markers in liver, bladder, cervical, and gastric cancers.. Clin Chem. 2010 Jun; 56(6):e1-48.

[2] Sturgeon CM, Duffy MJ, Stenman UH, et al. National Academy of Clinical Biochemistry,laboratory medicine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use of tumor markers in testicular, prostate, colorectal,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s. Clin Chem. 2008 Dec; 54(12):e11-79.

[3] Fleisher M, Dnistrian AM, Sturgeon CM, et al. Practice guideline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use of tumor markers in the clinic. Chapter 5 in: Tumor Markers: Physiology, pathobiology, technology and clinical applications, eds Diamandis EP, Fritsche HA, Lilja H, AACC Press, Washington DC: 2002,PP 33–63.

[4]Sturgeon CM.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tumor marker use in the clinic. Clin Chem 2002;48:1151–1159.

[5] 中國抗癌協會肝癌專業委員會,中國抗癌協會臨牀腫瘤學協作委員會,中華醫學會肝病學分會肝癌學組等. 原發性肝癌規範化診治專家共識,臨牀腫瘤學雜誌,2009;14(3):259-269

[6] 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原發性肝癌診療規範(2011 年版)》,衛辦醫政發〔2011〕121 號

[7] Johnson P J. The role of serum alpha-fetoprotein estimation in th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J Clin Liver Dis, 2001,5: 145-159.

[8] Trevisani F, D’Intino PE, Morselli-Labate AM, et al. Serum alpha-fetoprotein for diagnosis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liver disease: influence of HBsAg and anti-HCV status. J Hepatol 2001;34:570-575.

[9] Sangiovanni A, Del Ninno E, Fasani P, et al. Increased survival of cirrhotic patients with a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detected during surveillance. Gastroenterology 2004;126:1005-1014.

[10] Aventinus N,Thomas A,Philip DW, et al. Diagnostic value of alpha-1-fetoprotein (AFP) as a biomarker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recurrence after liver transplantation. Clinical Biochemistry. 2017 Oct 17. Pii: S0009-9120(17)30706-3.

[11]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TM 結腸癌臨牀實踐指南(中國版),2009年 第一版,(源自英文版V.2.2009),www.nccn.org

[12] Duffy MJ. CEA as a marker for colorectal cancer: is it clinically useful? Clin Chem 2001;47:624- 630

[13]Goldstein MJ, Mitchell MJ. Carcinoembryonic antigen in the staging and follow-up of patients with colorectal cancer. Cancer Invest 2005;23:338-351.

[14]Watine J, Friedberg B. Laboratory variables and stratification of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 recommendations for therapeutic trials and for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Clin Chim Acta 2004; 345:1–15.

[15] Locker GY, Hamilton S, Harris J, et al. ASCO 2006 update of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use of tumor markers in gastrointestinal cancer. J Clin Oncol 2006; 24:5313–5327.

[16]Desch CE, Benson AB 3rd, Somerfield MR, et al. Colorectal cancer surveillance: 2005 update of an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practice guideline. J Clin Oncol 2005; 23:8512–8519.

[17] Duffy MJ, Van Dalen A, Haglund C, et al. Clinical utility of biochemical markers in colorectal cancer: European Group on Tumour Markers (EGTM) guidelines. Eur J Cancer 2003; 39:718–727.

[18]中華醫學會呼吸病學分會肺癌學組,中國肺癌防治聯盟.原發性支氣管肺癌早期診斷中國專家共識(草案),中華結核和呼吸雜誌,2014;37(3):172-176

[19]Bonner JA, Sloan JA, Rowland KM, et al. Significance of neuron-specific enolase levels before and during therapy for small-cell lung cancer. Clin Cancer Res 2000; 6:597-601.

[20]Molina R, Filella X, Auge JM, et al. Tumor markers (CEA, CA 125, CYFRA 21-1, SCC and NSE) in patients with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s an aid in histological diagnosis and prognosis. Comparison with the main clinical and pathological prognostic factors. Tumour Biol. 2003;24:209-18.

[21]Seemann MD,Einerl T,Furst H,et al. An evaluation of the tumor markers, carcinoembryonic antigen (CEA), cytokeratin marker (CYFRA21-1) and neuron specific enolase (NSE) in the differentiation of malignant from benign solitary pulmonary lesions. Lung Cancer, 1999, 26 (3): 149.

[22]Barlesi F, Gimenez C, Torre JP, et al. Prognostic value of combination of Cyfra 21-1, CEA and NSE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Respir Med. 2004;98:357-62.

[23]Vassilakopoulos T, Troupis T, Sotiropoulou C, et al. Diagnostic and prognostic significance of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ntigen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Lung Cancer. 2001;32:137-44.

[24] Takeshima N, Hirai Y, Katase K, et al. The value of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ntigen as a predictor of nodal metastasis in cervical cancer. Gynecol Oncol 1998; 68:263-266.

[25]Lin H, ChangChien CC, Huang EY, et al. The role of pretreatment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ntigen in predicting nodal metastasis in early stage cervical cancer. Acta Obstet Gynecol Scand 2000;79:140-144.

[26]Yoon SM, Shin KH, Kim JY, et al. The clinical values of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ntigen and carcinoembryonic antigen in patients with cervical cancer treated with concurrent chemoradiotherapy. Int J Gynecol Cancer 2007;17:872-878

[27]Takeuchi S, Nonaka M, Kadokura M, et al. Prognostic significance of serum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ntigen in surgically treated lung cancer. Ann Thorac Cardiovasc Surg. 2003;9:98-104.

[28] Chantapet P, Riantawan P, Lebnak P, et al. Utility of serum cytokeratin 19 fragment (CYFAR21-1) and carcinoembryonic antigen (CEA) as tumor markers for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Med Assoc Thai, 2000, 83(4):383-391.

[29] Pujol JL, Boher JM, Grenier J,et al. Cyfra 21-1, neuron specific enolase and prognosis of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prospective study in 621 patients. Lung Cancer 2001; 31:221-231.

[30] Molina R, Filella X, Auge J M. ProGRP: a new biomarker for small cell lung cancer. Clin Biochem, 2004,37(7): 505-511.

[31] with benign and malignant diseases: comparison with CEA, SCC, CYFRA 21-1 and NSE in patients with lung cancer. Anticancer Res, 2005;25 (3A):1773-1778.

[32] Schneider J, Philipp M, Velcovsky HG, et al. Pro-gastrin-releasing peptide (ProGRP), neuron specific enolase (NSE), carcinoembryonic antigen (CEA) and cytokeratin 19-fragments (CYFRA 21-1) in patients with lung cancer in comparison to other lung diseases. Anticancer Res. 2003;23:885-93.

[33]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Ovarian Cancer. Version 1.,Vol. 1, 2005.

[34] Vasey PA,Herrstedt J,Jelic S.ESMO minimum clinical recommendations for diagnosis, treatment and follow-up of epithelial ovarian carcinoma.Ann Oncol 2005;16:13-15.

[35]Riedinger JM, Wafflart J, Ricolleau G, et al. CA 125 half-life and CA 125 nadir during induction chemotherapy are independent predictors of 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 outcome: results of a French multicentric study. Ann Oncol 2006;17:1234–1238.

[36] Van Calster B,Timmerman D, Bourne T,et al. Discrimination between benign and malignant adnexal masses by specialist ultrasound examination versus serum CA-125. J Natl Cancer Inst 2007;99:1706–1714.

[37]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ncology, breast Cancer. Version 2, 2008.http://www.nccn.org/patients/

[38] Khatcheressian JL, Wolff AC, Smith TJ, et al.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2006 update of the breast cancer follow-up and management guidelines in the adjuvant setting. J Clin Oncol 2006;24:5091–5097.

[39] Soletormos G, Nielsen D, Schioler V, et al. Monitoring different stages of breast cancer using tumour markers CA 15-3, CEA and TPA. Eur J Cancer 2004; 40:481–486.

[40] 中華醫學會外科學分會胰腺外科學組. 胰腺癌診治指南(2014), 中華外科雜誌,2014; 52(12):881-887.

[41]Kim JE, Lee KT, Lee JK, et al. Clinical usefulness of carbohydrate antigen 19-9 as a screening test for pancreatic cancer in an asymptomatic population. J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04;19(2):182-6.

[42]Sawabu N, Watanabe H, Yamaguchi Y, et al. Serum tumor markers and molecular biological diagnosis in pancreatic cancer. Pancreas 2004;28(3):263-7.

[43] Micke O, Bruns F, Kurowski R, et al. Predictive value of carbohydrate antigen 19-9 in pancreatic cancer treated with radiochemotherapy. Int J Radiat Oncol Biol Phys 2003;57(1):90-7.

[44] 中華醫學會檢驗分會,衛生部臨牀檢驗中心,中華檢驗醫學雜誌編輯委員會. 腫瘤標誌物的臨牀應用建議, 中華檢驗醫學雜誌,2012;35(2):103-116.

[45] 中華醫學會檢驗分會腫瘤標誌物專家委員會. 腫瘤標誌物臨牀檢測的基本原則(建議稿), 中華檢驗醫學雜誌,2004;27(6):393.

[46]Sturgeon C,Hammond E, Ch’ng SL, et al. National Academy of Clinical Biochemistry Guidelines on Quality Requirements for the Use of Tumor Markers, NACB: Practice Guideline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Use Of Tumor Markers In The Clinic Quality Requirements [Section 2],2005

[47] Price CP, Christenson RH, eds. Evidence-based laboratory medicine: Principles, practice and outcomes. 2nd ed. Washington DC: AACC Press, 2007.

特別提示:本站內容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後再引用。對於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